首頁 > 信息動態 > 動態播報

平谷黑水灣村打造休閑生態谷,淘金文化習俗入非遺

發布時間:2019/8/28 14:25:31

  平谷黑水灣村曾是遠近聞名的淘金村,采金高峰期,全村1800多名村民中,有90%以上的人都從事與采金相關的活動。經濟利益背后,犧牲的是生態環境。隨著金礦被徹底封死,延續千年的采金歷史已成為過去。8月27日,記者從平谷區了解到,黑水灣村將被打造為“金水灣”,成為京東的“休閑生態谷”,金海湖淘金文化習俗也正式列入區級非物質文化遺產。

  “過去采金雖然收入可觀,但風險大,而且落下一身病。”平谷區金海湖鎮黑水灣村村民賀慶東說。干了半輩子的淘金,他有一把古法淘金的好手藝,但“既是受益者,也是受害者”。如今,他患上了塵肺病,“體檢照胸片,醫生說我的氣管就像‘煙道’。”除了賀慶東,村里常年采金的人,幾乎都有塵肺病等職業病。

  距離北京80多公里的黑水灣村,位于金海湖畔的山中,進村只有一條蜿蜒的山路。村北的大金山,金礦資源豐富,村民采金有1000多年的歷史,最早可追溯到唐代。上世紀80年代,國家允許私人采金,村里掀起一股采金熱潮。賀慶東說,他也算是村里干這行最早的幾位村民之一。“從1988年到2003年,一直都在從事挖礦。”賀慶東說,確實掙錢,每年掙二三十萬沒有問題。但經濟利益的背后,生態被嚴重破壞。為了支撐礦道,周邊山上碗口粗的樹木全被砍光了,一眼看去全是光禿禿的山梁。采金的廢料隨意堆在河道里,一下雨動不動就把下游的田給淹了,黃褐色的泥水還容易形成泥石流。

  2004年,平谷正式關閉了黑水灣村北的大金山金礦,守護好綠水青山成為采金村的頭等大事。荒了幾十年的山坡開始種樹,油松、側柏、山楊等灌木,一棵棵往山上種;山間平地也種上了杏樹、柿子樹等果樹。光禿禿的大金山一點點綠起來,賀慶東又扛起鋤頭下地耕作。

  但種地的收益肯定比不上采金。受利益驅使,時有盜采行為發生。2016年,黑水灣發生“5·14”礦難,釀成“六死一傷”的慘劇,為所有人敲響了盜挖盜采的警鐘。2017年1月,平谷區在盜采多發區金海湖鎮啟動“安全生產、安全穩定,打擊破壞生態行為、打擊違法犯罪”(即“雙安雙打”)專項行動,區政府賦予鄉鎮“吹哨”權,首創“街鄉吹哨部門報到”工作機制,公安、國土、水務等16個區級職能部門為成員單位,指揮部成員單位執法人員下沉到鄉鎮。

  通過“吹哨”,鄉鎮行使聯合執法召集權,各相關執法部門及時響應,破解了基層管理難題。兩年來,先后行政立案17起,刑事拘留10名犯罪嫌疑人,起到了打傘、治亂、遏制亂象、遏制違法犯罪的成效,肆虐多年的挖金、挖山、挖河“三挖”行為得到徹底根除。

  2018年開始,黑水灣村積極實施百萬畝造林工程,村民把地流轉給村集體用來種樹,每畝地每年補貼1300元,每年漲50元,對村民來說比種地更為劃算。兩年來黑水灣村共植樹造林2000余畝,389戶、約1200余名村民參與到百萬畝造林工程,全村四分之三的村民享受到了生態林帶來的效益。村黨支部書記賀慶澤說,“現在經常有人找我,表示想拿出地去種樹。除了生態林補貼外,樹木成活后的生態林養護工作預計將為村民們提供約80個工作崗位,每個崗位年收入可達3萬元左右。”

  今年5月,平谷區在金海湖鎮黑水灣村啟動“金水灣”生態周活動,“金水灣生態教育基地”揭牌。黑水灣村還與中關村創新戰略聯盟簽訂幫扶戰略協議,整體規劃、打包利用生態資源,開發文化旅游項目。淘金文化博物館、高端民宿等項目正在前期籌建中。

幸运飞艇杀号公式图